1 我的女友是恶劣大小姐

我的女友是恶劣大小姐

掠过的乌鸦其他类型完结

【那就变得更俊美,如果可以打动美少女】 【如果情话能说得更好听,也请说给她听】 【但请记住,不要主动】 【让美少女自己喊出来:“俊美的、情话说得好听的东京帅哥啊,我一定要拥有你,你是我的。”】 这是岩手县少年成为东京帅哥的故事。

1 病娇嫁纨绔

病娇嫁纨绔

起跃游戏情缘连载

(每天早上九点更新,其余时间为捉虫) 姜家嫡女姜姝体弱多病,性子娇气,侯府世子范伸亲自上门提亲,想着娇气不打紧,娶回来也活不了多长。 侯府世子范伸出了名的纨绔,视金钱如粪土,姜姝觉得嫁给这种傻逼,既不缺钱花又好拿捏,日子肯定舒坦。 两人‘深爱’着对方,至死不渝。 婚期在即,两人狭路相逢。 一个阴狠毒辣。 一个生龙活虎。 大婚前两日: 范伸同范夫人道,“落雪天,要不婚期.......” 范夫人回头对他一笑,“从小到大就没见你如此心疼过哪个姑娘,放心,娘不会让你那心肝挨冻。” 范伸:...... 姜姝同姜老夫人道,“落雪天,要不婚期.......” 姜老夫人没好气地道,“怎么,你还想今儿就过去,哪有你这么猴急的.......” 姜姝:...... 大婚当日: 三姑六婆感动落泪:两个有情人可算是在一起了。 坐在婚床上的范伸和姜姝:从前我挖了坑,后来我把自己给埋了进去。 不久后两人突然发现,坑底下挺暖和,躺着也不错。 起初的范伸:娶她只是为了挂白灯笼。 后来,每回转身总是习惯地攥住那只手。 再后来,姜姝夜里轻咳了一声,范伸翻身爬起来,半夜三更请来了大夫,“夫人着凉了。” 心狠手辣大理寺卿VS不是个善茬的娇气美人。 先婚后恋,前期心惊胆战,后期双向奔扑的爱情故事。 病娇:仅限于字面意思。 #文案沙雕,内容正剧风。 (此文是《掉马后我成了宠妃》番外的衍生) 接档文《将军打脸日常》 那年陈国同辽军交战,沈家两位兄长一个正值议亲,一个染了病,沈烟冉便顶替了兄长的名字,作为沈家的大夫,前去军中支援。 见到江晖成的第一眼,沈烟冉就红透了脸。 鼻梁挺拔,人中长而挺立之人是长寿之相,做夫君最合适。 对面的江晖成,却是一脸嫌弃,拽住了她的手腕,质问身旁的臣子,“这细胳膊细腿的,沈家没人了吗?” 当天夜里,江晖成便做了一场梦,梦里那张脸哭的梨花带雨,搅得他一夜都不安宁。 第二日江晖成顶着一双熊猫眼,气势汹汹地走到沈烟冉跟前,“不就是抓了你一下手,说了你一句,至于让你哭上一个晚上?” 昨夜睡的极为舒坦的沈烟冉,一脸懵,“我没,没哭啊。” ** 小剧场: 兵荒马乱的战场后营,沈烟冉如同一条尾巴,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江晖成身后,眼巴巴地问,“将军这样的身子骨百年难得一遇,只是印堂有些发黑,怕是肠胃不适,我给将军瞧瞧吧。” 江晖成回头,看着跟前那身板子娇小的大夫,咬牙道,“本将没病。” 不久后,正在排队就医的士兵们,却突地见到自己那位严己律人的大将军竟然插队,走到了小大夫面前,袖子一挽,露出了精壮的手腕,表情别扭地道,“我有病。” 有病,才会夜夜梦到一个‘男’人哭。 立意:生活有苦,也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1 那个beta又在嘤嘤嘤

那个beta又在嘤嘤嘤

邢之初科幻灵异连载

【晚上23:00更新】 一、 季淞,底层矿星出身的贫穷beta,没脑子没力气、打不了仗干不了活,只有一张漂亮过omega的精致脸蛋。 而覃乎作为alpha上将,长相完美、家世显赫、能力出众,NB到没有人敢与之一战,想嫁他的omega能绕着大星系环游一整圈。 但是这样完美的覃乎,却“娶”了给一个破了皮都要嘤嘤嘤的废物beta季淞。 大概是因为,这个beta特别会撒娇吧。 不然怎么他一打电话嘤嘤嘤,覃乎就心疼的赶紧去找他了呢。 季淞:QAQ宝贝人家做了一天事情腿腿痛痛 覃乎:不痛不痛,给你吹吹 二、 外敌入侵,覃乎在首都星无法及时赶回,整个辖区陷入混乱。 底层士兵季淞懒洋洋的坐在了覃乎的位置上,毫不犹豫的发号施令:“跟我走。” 群龙无首的军队在季淞的指挥下势如破竹,摧枯拉朽。 被压制的完全无法反抗的敌军首领假意投降,趁着季淞不注意想要暗杀他。 季淞头也没回,冷笑一声,摁着他的头砸进了墙壁里。 敌军首领被吓的尿了一身,哆哆嗦嗦问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!你怎么比覃乎还厉害?!” 季淞咧开嘴,笑容张狂而肆意:“因为覃乎,是我教的哦。” —— 我热爱的扮猪吃老虎梗来了。 排雷指南: 1,b攻a受,最开始名义上是嫁,实际上是娶,后面会正名; 2,文案为中后期剧情,正文是正剧向起点升级文,很长,剧情戏大于感情戏,介意者慎入; 3,更新稳定,请假会挂请假条,安心跳坑,mua。 立意:人生要自强不息,拼搏奋进。